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乌苏啤酒为什么被称为夺命大乌苏?

作者:竞博体育 发布日期:2020-11-20 00:46



  乌苏喝多了?恭喜你,二天直接一瓶敌敌畏喝掉比较舒服吗。那个难受劲真不是人受的。

  作为一名乌苏本地人,我就想说,其实这个酒真说起来口感很好。但是由于酿造工艺和水质问题,里面含杂醇和高级醇有点多。所以容易上头,越到后来越难受(就是后劲大)。而且自从啤酒厂被嘉士伯收购以后大量用淀粉等原料代替了麦芽,口感也不如以前了,更何况用淀粉等杂醇必然进一步升高。

  所以很多答主出现了低于平均水平的发挥,其实不是酒精的问题,是杂醇和高级醇,第二天头疼欲裂,生不如死就是明证(酒精度问题那是橙色炸弹什么的,话说乌鲁木齐新民东街那有一家酒吧挺好的,各种啤酒都有,有兴趣的可以去尝尝)。不过第二天的酸爽才是夺命这个词真实来源。

  “再别两个两个的叫了,给那个C(2声)打电话,也不知道那个MB的这两天干撒的呢!叫出来一起!”

  “喂~嫂子!我跟哥在外头坐会聊会天,哎呀就是么!工作的四情破烦的哎!昂!我不让哥多喝!你放心撒!晚上我打车把哥送回去!”

  本人纵横啤酒场十来年,喝啤酒很少醉过,最严重时也不过吐了一两次,但头脑清醒,四肢可控。对自己的酒量足够自信,一般拉格啤酒慢慢喝,十五到二十瓶也不是问题,当然通常也很少有喝到十来瓶的时候。

  X年夏天的某天夜里,与对象吵了一架,自己独自出门吃饭,自觉心里有气,便打算喝上两杯,借酒消愁。去了一家名为“宁夏烧烤”的店,这个店里只有一种啤酒——乌苏啤酒。这是我第一次喝这个酒,以往在外面就喝雪花山城青岛百威之类,这次碰巧店家只有一种,也将就喝了。

  我向来喝酒很通,一瓶啤酒下肚,两三分钟便会上厕所,喝这个乌苏也不例外。我一个人喝酒总是喜欢慢慢喝,独饮之时也总能知道酒喝到什么程度。比如知道自己再喝一瓶可能会有点头昏,再喝三瓶,可能就要吐了等。但当我喝乌苏时,却没有这种感觉。

  那晚天气很热,我坐下就随口让老板上了四瓶冰啤酒。按我以前的习惯,凡是天气热,都会点四瓶,头两瓶拿来漱口解闷。我一边喝一边吃着羊肉串,喝会儿停会儿,耍会儿手机,很是潇洒。一个小时左右喝完了四瓶,喝完无感,没有头昏,也没有想吐,肚子有点小涨而已。

  看了时间,还在晚上十点,觉得时间尚早,想着与对象之间矛盾越来越多,又叫老板上了两瓶,再消磨点这不愉快的时光。第五瓶喝完之后,我的头开始有点昏沉,心里还是有数,想今天可能心情不好,喝几瓶有点昏很正常。以往我喝十瓶左右才会有点昏。

  待第六瓶喝到一半时,突然感觉头昏得不行,听旁边人说话都听不太清楚。以我多年喝酒经验,立马知道自己醉了,赶紧拿手机出来结账,结账时看到手机上的程序图标都在转动。尽管如此,结完帐后我还是硬着头皮坐回去把剩下的半瓶喝了,我想今晚最多吐一吐,吐完也就没事了。

  离开那家店后,我走了十来步,摇摇欲坠,走不太稳,便挨着一排门店扶着墙走,估计走了五十米左右,胃部忽然非常难受,忍不住吐了,吐完后感觉天旋地转的,看什么都在旋转,四肢也感到无力。想走是肯定不行了,索性在一旁花卉店门前坐下来缓缓,时间太晚花卉店早已关门。几分钟后我又吐了,胸口翻江倒海,当天晚上吃下去的,几乎全部吐了出来。吐完后感觉失去了所有力气,全身软绵绵的,一下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当我被冷醒时,天已蒙蒙亮,清洁工在扫街,街对面的包子铺蒸汽腾腾。我从地上狼狈地坐起来,头还是有点昏,胃很不舒服,喉咙也很痛,感觉很恼火。有几个年轻姑娘路过,我故意用双手捧着头掩着面,觉得很丢人。站起身后往回走,敢情昨夜连家的方向都搞错了。走几步就能看见自己昨夜吐在地上的食物,不忍直视。路过昨夜那家烧烤店时,还没开门,门口堆了很多用框装好的乌苏啤酒瓶。我看着那些酒瓶,心中来气,暗骂什么鬼。也暗暗发誓从此再不喝酒,酒始终不是好东西。进小区后想不喝酒未免太决绝,最后改为再也不喝乌苏啤酒。

  后来我常给人说,乌苏啤酒能醉人于无形之中。很多人不信,很多人喝过后也信了。也有一部分人跟我一样,喝完后暗暗发了誓。

  本来就是五元一大瓶的定价,定位就是我们这些个本地人吃烤肉时的饮品。一群高雅的精酿爱好者拿着50元/瓶的标准来评论乌苏,就好像军工厂质检跑到路边指着一个小娃儿捏的泥坦克说:“你这就不是坦克。”一样。有必要么?我档次比不上你们,收入也比不上你们,更谈不上品味。我国经济越东越南越富,越西越北越穷。我不知道几十一瓶的啤酒好喝?我只是想花更少的代价和朋友酣畅淋漓的醉一把罢了。

  也别在叨叨乌苏多差了,你说的再有理,在我们本地人眼中,它也是最好的。就像当年那个看你贫穷却不离不弃的傻丫头一样……你没有过么?

  这问题我也刷到很多次了,说我看到别人骂乌苏没感觉那是假的,我挺不高兴的,麻烦各位评价的时候用点不那么过分的词儿行吗?它在你们眼中再差,落在你们的口中味道再难喝,也请口下留情,这酒是我的青春,是各族巴郎们的青春。算照顾下我们的玻璃心,谢谢了

  更一下……你们买不到五块钱的乌苏别怪我阿,你们闲麻烦不想找法子,掏那十来块的冤枉钱是你们的选择,省力多花钱罢了。

  我发现你们怪那啥的,不就是瓶子大么。我声明一下哦,你自己知道为啥叫夺命你自己发帖去,别来我这b咧咧,人后喊的凶得很。碰到我了一个p+给你算礼貌的。

  ----------------------------------------------------------------------

  话说土生土长三十年以上的新疆人,认的还是老新啤,锡纸封口一块八一瓶退瓶还找五毛的平民喜力,那个苦味和香味只有大瓶喜力可以一战,330ml的小瓶都得靠边站,只可惜现在喝不到这么爽的工业拉格咯,精酿确实醇厚带感,但是和这种爽炸天的拉格风格差异还是很大的,谁让我们年轻的时候没见识过艾尔呢¿我们已经被蛇麻子的香味给钩走魂咯¡

  从小时候有的记忆,就是爸爸或者爷爷,让我拿着钱去门口小商店买两瓶绿色大瓶叫乌苏的啤酒,还专门叮嘱要买红的

  等我长大了,高中的哥们儿,发小,铁瓷们聚在一块儿吃饭,点酒从来都是只点乌苏

  我喝不了酒,酒量非常差,可能我是个假新疆人吧,但是就是这样,让我选择喝什么啤酒,我也会选乌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上了大学,在离家四千公里外的地方,一起出去吃饭,同学点什么啤酒我都觉得不对味儿,不管什么牌子,都喝不下

  每次放假回家,我明知道自己喝不了酒,也会先去家门口超市买一瓶红乌苏,喝几口缓一缓,咂摸着其中的味道,

  说实话,我挺讨厌喝酒的,觉得很难喝的东西,但是,看到乌苏我就会不由自主的买几罐,这种感觉,尤其是在口里上学之后,变得越发深厚

  灌完一瓶乌苏就躺床上挺尸,睡着了就睡着了,还做一个梦,梦里是小时候来自五湖四海的邻居,爷爷和爸爸叫我去买酒的样子,家门对面维族老板的馕坑,烤肉炉子升腾的烟气,和那些个流着鼻涕的小屁孩儿嘻嘻哈哈的在西大桥上看着下面河滩来往的车流,楼下坐着抽莫合烟的爷爷,白桦,胡杨,还有天山横亘伸向远方。。。。

  五一夜市里坐着我年轻的父亲,和幼稚的我,看着他把烤肉一块一块的给我撸进黄面的碗里,看着他笑着跟老板喊着再来一件乌苏。。。。。

  梦醒了,从宿舍窄小的床上起来,去求吧,日子还得接着过,你还是必须要天天面对着蒸笼样的空气,心里想的却是四千公里外那份干燥清爽

  说白了,乌苏就是太糙了所以才劲大,我们都戏称乌苏是工业粗啤,但是看到乌苏以后,不是想的它糙,而是因为它是新疆的骄傲,看到它就想到家

  我决定毕业后回家了,现在大三,和朋友创办了公司,初创很难,但我想留在这里,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尤其喝乌苏之前,我是新疆的。喝了乌苏之后,新疆是我的(笑)

  因为不怎么喝酒,所以单位活动的时候,我基本能躲就躲。在开车以后,多以开车为由头。但是回到故乡见到发小的时候,那顿酒是必须要喝的,而且必须喝到位。

  喝白酒很少醉,因为几个发小聚餐的时候,基本都是小老窖走起。而且都是小杯喝,能喝多少喝多少,酒来了不躲,酒喝高了不强迫。都是新疆的儿子娃娃,不喜欢叽叽歪歪。

  但是乌苏有个致命的问题,量太大,酒精度相对低,但是一样能灌醉人。当喝白酒的时候,你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底线在那里,而喝乌苏的时候,你总有你还能再喝一杯的错觉。

  当你感觉不妙的时候,其实那时候你已经完了,而夺命大乌苏发作和白酒相比,似乎后劲更足一些,基本站起来,风一吹就有现场直播的可能。

  我最后一次喝乌苏喝醉的时候,刚好赶火车。哥几个给我叫了安达车。把我塞进车后没多久。车晃的就让我忍不住了,我模糊间记得我非常有礼貌地让司机师傅在路边停车,自己在路边吐的惨不忍睹,正常吐早会清醒些,但是乌苏好像吐完了感觉反而更晕了。然后我到火车站后又现场直播了一次。稀里糊涂进了火车站。就记得在几乎昏睡前非常礼貌地告诉坐我旁边的一位姑娘说我喝多了,等火车来了以后一定叫醒我。

  等我醒来的时候,火车居然马上到乌鲁木齐了。我躺在卧铺车厢,居然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枕头下面,钱包和贞操都在。而在和姑娘交代完以后,我居然是彻底的断片状态。

  这就是为什么乌苏叫夺命大乌苏的根本原因,因为和你一起夏日畅饮啤酒的那帮哥们都是夺命大乌苏的忠实拥趸。是能让你放下所有心防开怀畅饮的好交情。

  我曾经在乌苏啤酒厂一线车间实习,加上是本地人,经常和企业领导工人一起吃饭,可以给大家讲讲乌苏啤酒(红乌苏)的生产到底怎么样,是不是某高赞说的杂醇多、品质差、小厂生产的劣质啤酒;为什么叫它“夺命大乌苏”

  乌苏啤酒的生产乃至酿造不但不落后,反而是全国乃至世界领先的,和世界顶级品牌有一战之力,各种指数肯定吊打所有手工啤酒,反而是不能量产的半手工产品,一般质量不会那么高。说乌苏啤酒产品品质差是不负责任的

  被称作夺命大乌苏,最主要原因当然是官方营销啊。比如说钻石象征永久,迪奥古驰象征奢侈,这都是为了挣钱营销出来的。不夸张点营销一个新疆本地酒,为啥那么多人知道?不夸张点营销怎么能价格加着倍的卖出去,同样是西北地方酒,像西夏啤酒 黄河啤酒就没那么高知名度。

  很多人说乌苏啤酒醉人,我分析原因有主客观两点。主观原因是很重要的,小时候喝乌苏啤酒并不感觉他如何夺命,近些年随着一波完美的营销宣传,慢慢觉得它好像有些夺命(为酒量不行找的借口),可是实际上近年来乌苏啤酒酒精含量从4.3降到了4.0。

  简单从数据来说,乌苏啤酒酒精含量大于等于4,比普通的工业啤酒都高(普青岛3.1%,雪花勇闯天涯2.5%,平均水平大概3左右)红乌苏,瓶装净含量620ml,也比普通瓶装500ml高,一瓶红乌苏相当于1.3瓶普青岛(600ml)或者是1.98瓶勇闯天涯,一瓶顶两瓶,你要是拿乌苏当雪花喝,一口气duang下去5瓶乌苏,大概是人都得醉。

  再次声明,我虽然有一线车间经历,但是家里没人在乌苏啤酒厂工作,也不是股东,所以算不上利益相关,勉强算是有点相关。我不主讲酿造的工艺(因为不懂),只是从生产与管理的角度来讲它是怎样的,也欢迎更加专业的人士提问指导。

  嘉士伯在中国有很多啤酒品牌,像重庆啤酒,西夏啤酒都是该集团收购的品牌,根据我的实习经历,嘉士伯在全国建立了统一的评比机制,从水耗、能源利用率、酒的品质,试喝评比等等进行打分核算,乌苏啤酒厂排名很靠前;乌苏啤酒厂的车间在被嘉士伯收购之后按照嘉士伯伙伴工厂进行了重建,每个关键节点都有总部专家亲自前来指导,不好就会整改,整改不好领导重换,毕竟外国人管理中国人是不讲人情的;厂内有专门的检验部门,每天的酒品甚至每一时刻酒品实时联网总部监控,一旦超过标准,立刻停产,酿造中的啤酒宁可倒掉也不会超出标准生产;

  作为一个未来996还有可能下车间的社畜来说,我真心希望这样的乌苏啤酒这样的工厂多一点,正一正国内不拿工人当人,防护措施仅限于应付检查,环保躲猫猫的黑心风气。

  该厂实施了全面的5S管理,厂区整洁,全厂禁止吸烟,进入车间必须佩戴全套防护器具并穿长袖工作服,即使只是去糖化或者仓库也必须装备齐全。这种措施有效的保证了员工的安全。如果出现大的安全事故立刻停产,员工工伤必须及时处理并上报,如果连续出现工伤立刻停产;建设了高标准污水处理池,所有污水处理到能养鱼的水平再排放,甚至还为升级扩建预留了位置;继承了部分国企关怀,对离退休员工仍然有一定福利。

  生产线全部无人化,人工大多是用于检查、防错以及洗瓶区域,大工业机器人也有应用,全厂erp覆盖(有点遗憾的是mes还不完整)。最后,它的5S管理在总部的要求下做到了极致,至少是表面上的极致,上楼梯不靠右扶手要罚款、厂区跑步要罚款、不行走规定区域罚款。高标准的管理自然就会生产出高标准的产品,说乌苏啤酒的生产标准是全国领先一点都不过分。

  就我所见,乌苏啤酒厂原料良心,一些啤酒的酵母甚至是从丹麦的嘉士伯实验室调拨,而且该厂也负责生产嘉士伯的龙头产品乐堡啤酒,按照乌苏啤酒品质差,杂醇多的逻辑来说,同一个厂生产的乐堡啤酒肯定也品质差,杂醇多。作为国际品牌,嘉士伯肯定不会自己砸自己招牌,一个可以生产乐堡这种国际啤酒的厂,同一个酿造罐里生产的乌苏啤酒却品质低劣,这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

  我觉得乌苏啤酒并不好喝,从口感来说我更愿意选择教士白这种口感丰富还不太贵的精酿,但是

  。如果真的有,燕京/青岛这些和乌苏啤酒争夺新疆市场失败的品牌早就该举报举报,该报道报道了(据我所知燕京在新疆有过买通报纸报道乌苏啤酒负面消息的前科,新疆乌苏啤酒公司送检产品至实验室之后报纸登报道歉)。所以我认为,乌苏啤酒品质低劣到酒中有害成分多到普通消费者都能感受到的说法完全是荒谬的,和高赞答主讲啤酒的度数,它把我拉黑了(笑哭),于是自己来答一下。一般讲啤酒的度数都是讲原麦汁浓度不是讲酒精浓度,比如乌苏啤酒是11度,罗斯福10号是20度,勇闯天涯是8度,这个在啤酒的标签上都会写。

  为什么11度的圣伯纳12和罗斯福10不夺命,号称“失身酒”的8度深粉象不夺命,甚至67.5度的蛇毒也不夺命,而4度的乌苏却夺命了呢?

  归根结底就是酿酒工艺差,杂醇多,导致上头感强,后劲极大,第二天醒来生不如死。

  反而喝40度的伏特加,虽然容易醉倒,但是第二天醒来脑袋不疼。伏特加是蒸馏酒,本质上就是乙醇兑蒸馏水,杂质极少,所以虽然劲大但是不会出现上头的反应。

  啤酒的酿造材料不同,用本地食材制造的啤酒也许更适应本地人喝,所以新疆人更爱喝乌苏啤酒。为何称之夺命大乌苏呢?这应该与新疆人的语言特点有关。记得本世纪初,乌鲁木齐有家饭店推出了一款新式汤饭,名曰野蘑菇汤饭,它以巴音布鲁克草原的野蘑菇搭配而成,味道新颖,口感极佳,利于解酒,许多人吃了后就频频光顾,偶有不食,就感遗憾,客人们称之为“夺命汤饭”,不吃心里就难受的慌,以反义来表达爱意。

  新疆人喝啤酒,少有对着酒瓶吹的,这个只见于乌苏市的啤酒大赛会场。一般人都是拿上几提子(捆子的意思),把啤酒倒在大茶杯里畅饮,喝的高兴了,几个人可以呥一个晚上,啤酒瓶那就成堆了。喝酒要喝透,喝个半不拉子对扎巴依来说那真受罪,要么喝够,莫勒(否则的意思)一口不沾,如果一场子没喝够,他们会去另外一个可以饮酒的场子继续整,一直到子时来临,必须回家了才散伙,回家的路上再咥给一个汤饭醒酒,这样就不至于找不到北了。

  新疆人喝酒就这么豪放,许多扎巴依嗜酒如命,不喝就没有人生,不喝就没有朋友,不喝看啥都丧眼,不喝脑袋像坏掉一般。啤酒人生,不喝真要命!

  恰好昨天有人私信问我【为什么平时喝雪花一箱才倒,为啥喝教士四瓶就醉了?】,我的回答是【非常简单,就是酒精喝到自己上限了,酒量不行】,回答这个问题太合适了。

  1.以雪花最经典的勇闯天涯来计,1箱12瓶500毫升,共计6升酒。国内不少啤酒宣传都有作弊嫌疑,所谓的8度其实是柏拉图浓度P,只能描述发酵前的麦汁含量,即便发酵度高,最多也仅代表2.5度(酒精度)左右。也就是说一箱雪花,大概150毫升酒精,相当于6两白酒。所有的某8度、9度啤酒宣传,都是这个样子,骗你不懂酒精度和柏拉图浓度(看看标签上后面是不是P)区别,真实很水酒精度极低。

  但是,喝雪花时由于绝大部分是水、酒精浓度很低,且往往战线拉得特别长到数小时,肠胃系统有充足的时间代谢,反复上厕所,喝下去很多很轻松好么,甚至我干了你随意一点都不难。如果你拿同样的速度喝教士,酒精积累这么快,可不是更快就容易醉?

  即便是白酒,你拉开战线了慢慢喝,也不容易喝醉啊。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喝得太快了,或者被逼的下的太快才醉的。

  所以,当我社交时如果发现是需要走量的场合,就点名要勇闯天涯,谁怕谁,反正喝不醉,比谁肾好呗!在家喝就喝点好的,一两瓶就到位了,实际上反而更加省钱,酒质量也好很多好喝很多。

  同样的道理,国内被“污名化”的两款酒,一款是沈阳老雪花(老雪),一款是乌苏啤酒的“绝命大乌苏”,不是因为人家酒不好,而是人家做的太实在了。

  沈阳老雪在11P以上,乌苏也是同样水平,酒精度都在4%以上,远高于中国普通大绿棒子啤酒。乌苏更加实惠,一瓶还620毫升啊,叫做绝命大乌苏,NSNM(弄死你们),合情合理。事实上,乌苏是很硬核的酒厂,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建厂的大型酒厂之一,生产线一流,我也在写《啤博士的啤酒札记》介绍改革开放后最具代表性中国酒厂时把它列入三个例子之一(乌苏、燕京和珠江)。改革开放前就是青岛和哈啤。不过这几个里面,依然硬核干货的还是乌苏,以至于“夺命”的称号都来了,还是同行衬托得好啊。

  所以,不是人家酒不好,事实上人家酒很好,主要还是你们酒量不行太怂很快得瑟喝醉了嘴硬不认输还骂人家酒不行。

  青岛妹子一个,自认酒量ok,8瓶青啤不吐不闹还能送朋友们安全回家的角色。某日年近,和上海归来的小姐妹在串店里喝酒,喝之前还特意看了看度数,度数也并不高。就按照以往青啤的量喝了。那天男票也在,心里很是放松。就开心的喝了几瓶。后来醒来就是第二天下午四点了。身份证,钥匙都丢了。头上撞了好几个大包,一碰就生疼。眼角也破了,不知道撞在哪里。男朋友在旁边一直嘲笑我,说我前一天晚上自己往地下撞,到处打滚在地下不起来。然后对我进行了嘲笑。问他为什么不拉着我,他说拉不住我,我非要往地上撞,然后说我根本没喝多,都是装的。说吓唬我他要走了,然后我自己爬起来了,连用人扶都不用人扶,自己走回了家。

  其实醉不醉酒最主要的在心态对不对。醉酒了不可怕,心里还是会有警惕,能把自己安安稳稳的弄回家。最可怕的是,信错了人。当你放下警惕,真的醉了,断片了,不受控制的时候,身边的人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会把你保护好,这才是最可怕的不是吗。醉酒不可怕,错信放下警惕才是最可怕的呀。夺命大乌苏不会夺人的神志,但是错信他人,真的有可能会要命的啊。

  半个月了,脑袋上的包还是没消下去,超疼。可能以后不会再喝夺命大乌苏了,可能以后,也不会在相信任何人,给自己断片的机会了

  小时候不懂,身边老人们总是说喝酒就得喝老雪,原以为好喝,黄口之时浅尝,苦不堪言,赶紧罢罢罢。

  来到大学,周身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不免喜好斗狠拼酒,再谈老雪,已然知其江湖诨名,闷倒驴了,三五人饭馆列坐,人各一箱踩在脚下,大多虚张声势,临了也就堪堪六七之数,在下算得上天赋异禀兼埋头苦练之辈,巅峰之时一斤白酒配上十三瓶老雪,纵然喝的是天昏地暗非似人哉,也幸而喝出威名无人再敢与我拼酒。

  后来去了北京,老雪自然消失,一些豪爽多金的同窗开始引荐精酿了,这便霍然打开了新的口味,酒馆自没少去,没见过的也一一买来,当下觉得前几年那囫囵傻喝如同饮尿一般。

  精酿喝的多了,便也慢慢不觉新奇猎趣,终日开始勾兑鸡尾酒来刺激口舌,可是时间一久,再多花样也没有了兴味,终于便返璞归真,又开始喝上大绿棒子了。

  北京自然难以喝到老雪,但是赫赫威名的夺命乌苏却早已如雷贯耳,可驰骋酒坛经年,女儿红亦举坛痛饮如我,没太在乎之,权以为拿来解渴。

  是日,一新疆餐馆,兄邀我深夜啖肉,安然前往,待到桌前,十瓶红旌翠盏已候我多时,我让他重新换了冰的,便开始这绝命之旅。

  此间,我已是一百八九也饶的壮汉,虽然近年酒局渐少,但功力尚在,五瓶啤酒,莫说是绝命者,纵然灭世,也并不会有何踟蹰,于是筷头起盖,吨吨吨便是一瓶进肚。

  嘶!这酒!并不很是庸俗?!口感清爽回甘,好喝!当下忘记减肥忘记蛋白质,液体碳水便开始汹涌而下,痛哉快哉。

  五瓶见底。兄在对面,其虎背熊腰之势似乎见浪,而我亦发觉事不简单,平日十瓶的飘然,此时已经提前。

  我怎能善罢甘休就此低头,又各要了两瓶,七月喝酒,七上八下,七情六欲,七瓶有趣。

  有趣有趣,喝了这七瓶后,我便不再喝,我兄已然开始步入节奏,我也开始双目颤抖,忘了谁买的单后,我俩并行拥立,指天骂地,痛哭流涕。

  又不知怎的回到家中,怎的清肠刮肚,直到第二日的下午,两个醉汉才互报平安。

竞博体育